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没落华谊兄弟:5年亏掉73亿,王忠军、王忠磊股权全部被冻结
来源:界面新闻 | 作者:界面新闻 | 发布时间: 2023-09-09 | 72 次浏览 | 分享到:

头顶“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光环,华谊兄弟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也是国内影视产业知名巨头之一。然而,自2018年业绩暴雷至今,为了偿还借款、支撑业务正常运作,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一直在筹集资金。

9月5日晚间,华谊兄弟披露了两条公告: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所持公司13.9%股份被100%司法冻结;因减持新规和股份冻结,两实控人提前终止减持。

连亏5年早已失血过多,如今实控人股权全部遭遇冻结,华谊兄弟还能否重现辉煌?

自4月份启动减持,王忠军、王忠磊对华谊兄弟的持股比例已经从年初的16.51%下降到13.9%。截至9月5日,两兄弟所持全部股份均被冻结。

华谊兄弟称,本次股份冻结是因王忠军和王忠磊个人事项所致,与上市公司不产生关联。目前,各相关方正在积极协商和解方案,并将于签署和解协议后,及时向法院申请解除冻结措施。并且本次股份被冻结事项不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或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等方面不会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业绩补偿义务履行情况。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23年8月27日发布的《证监会进一步规范股份减持行为》的规定,上市公司存在破发、破净情形,或者最近三年未进行现金分红、累计现金分红金额低于最近三年年均净利润30%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

根据华谊兄弟最新公告,王忠军和王忠磊决定提前终止股份减持计划,显然也是因不符合减持新规的选则。

事实上,近两年来,兄弟二人已多次减持股份。

据最近的一次减持公告,8月3日,王忠军减持股份32.87万股,占总股本为0.0118%。

今年5月19日、5月26日、6月1日,王忠军分别将其质押的合计358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29%)转让给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月28日,王忠磊将其质押的公司137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49%)转让给稠州银行。上述两次转让均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债务,降低质押风险。

在此前的业绩说明会上,曾有投资者提问:“王总什么时候停止减持公司股份?”华谊兄弟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计划减持部分股份,减持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降低质押风险,更好地保障控制权稳定性。

去年7月8日,华谊兄弟公告称王忠军和王忠磊所持899.79万股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彼时,“王氏兄弟”累计质押数量已经高达5.2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96.57%,占总股本的18.82%,质押对象多为金融机构,如民生信托、长安信托、中融信托、中信建投等。

8月11日公告显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92.99%。

根据此前华谊兄弟对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截至5月31日,公司实控人质押的股份预警线为2.90-1.83元,平仓线为2.41-1.58元。

华谊兄弟股价已在5月-7月间多次触及预警线,最近一次是8月23日报收2.89元/股。截至9月7日,报收3.07元/股,市值85亿元。

在半年报中,华谊兄弟也公告了存在一定平仓风险,实控人股票质押融资总额为5.61亿元,主要用来偿还债务,偿还期限为一年。

截至2023年6月30日,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攀升至73.71%,短期借款5.3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22亿元。但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仅2.65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仅2518.26万元。

如今实控人股权悉数被冻结,减持又受限制,偿债压力可见一斑。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减持新规发布后,对减持的要求提高,华谊兄弟实控人之所以减持恰恰是因为自己的流动性问题,所以被冻结后实控人或许很难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冻,因此不排除出现控制权变化的风险。虽然距离预警线还有一个空间,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并不安全,如果企业业绩表现没有更好的改善、甚至是改善预期,都可能导致控制权变化。

不过,华谊兄弟表示,王忠军、王忠磊最近一年不存在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下调的情形,不存在通过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最近一年,除王忠军、王忠磊为公司申请银行授信和其他融资事项无偿提供担保,王忠军为影片联合发行费用无偿提供担保,以及王忠磊向公司提供无息借款之外,王忠军和王忠磊与公司未发生其他关联交易。

华谊兄弟成立于1994年,由王忠军、王忠磊两兄弟共同创立。

2009年,华谊与冯小刚紧密合作,迎来了巅峰时期,《唐山大地震》和《非诚勿扰2》的票房都超过了5亿。

也是在这一年,华谊兄弟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娱乐行业的领先企业,后来巅峰时期的市值接近千亿。腾讯、阿里巴巴和平安都参与投资,总投资金额高达36亿元。2015年,在福布斯华人富豪榜中,哥哥王忠军位列第338位。

作为影视传媒领域龙头公司,旗下有如黄晓明、邓超、范冰冰等知名艺人,华谊兄弟业绩原本一直不错。营业收入从2009年的6.04亿元,一路增长至2017年的39.46亿元;扣非净利润亦从0.83亿元上涨至1.31亿元,当年归属净利润更是高达8.28亿元。

曾经的华谊兄弟,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但最近几年,公司的业绩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崔永元曝光了范冰冰的阴阳合同事件,给整个娱乐行业带来了巨大打击。

2018年至2021年,华谊兄弟营业收入从38.14亿元下降至13.99亿元,净利润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四年合计亏掉63.26亿元。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流量净额虽然能够基本保持为正,过去四年分别为5.82亿元、0.9亿元、2.46亿元、2.34亿元,但与每年因需要偿还债务,导致的十亿级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相比,如此造血能力显得杯水车薪。

2022年,华谊兄弟的总营收只剩下4.02亿,净利润为负9.93亿,同比暴跌339%,5年来累计亏损达到73.19亿元。

除了影视行业大环境及疫情因素,华谊兄弟战略失误也是其走下坡路的原因之一。一是谋求多元发展,提出“去电影化”战略。王忠军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直言,前些年因为华谊兄弟的现金流好,所以盲目乐观,将精力放在了投资上,觉得企业做大是靠投出来的。

然而作为一家非专业投资公司,华谊兄弟投资业务带来的收益并不稳定,如2019年、2020年,其投资收益即分别亏损2.56亿元、3.33亿元。2019年,对英雄互娱长期股权投资计提12.51亿元减值准备,也正是华谊兄弟出现巨亏的重要原因之一。

多元化发展导致了华谊兄弟在电影主业的失速。2017年实景娱乐业务贡献营收2.5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不过6.56%;2019年,实景娱乐的营收已经下降至3468万元,到了2022年更是只有1470万元的全年收入。

二是“明星资本化”,试图与明星绑定。为了绑定明星,华谊兄弟在收购相关公司时,均给予了高溢价,进而产生了较高商誉。截至2014年末,公司商誉高达14.86亿元,2016年末,这一数字攀高至35.7亿元。

高额的商誉犹如悬在华谊兄弟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最终在2018年快速落下。当年,公司计提了9.73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导致年度扣非净利润亏损达11.81亿元;2019年,其商誉减值损失依旧高达5.98亿元。

除了遭遇金融机构的“追债”,华谊兄弟还诉讼缠身。截至8月30日最新公告,华谊兄弟作为原告及被告涉及的诉讼、仲裁案件累计共25宗,涉案金额合计29773.66万元。其中,涉案金额最大的是华谊兄弟互娱(天津)与星河互动的创始人股东补偿义务纠纷,涉案金额超一亿元。

自2018年业绩暴雷至今,为了偿还借款、支撑业务正常运作,华谊兄弟及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一直在筹集资金。这些年,从公司的优质资产,到个人的名画豪宅,均被摆上了售货架,王忠军甚至一度表示,“为了公司安全,什么都可以卖掉”。

王忠军酷爱艺术及收藏,作为独立艺术家,曾举办多次个人画展。早在2019年8月亚布力论坛上,王忠军就曾表示,自己一直在卖收藏的画,以换取一些现金帮助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并称“嘉德的一场拍卖会上,有一半都是我的画”。

2020年6月,又传出王忠军以2.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出售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豪宅的消息。

疫情之下,受影响的不只是行业上游和终端,整个产业链均受到明显波及。具体来看,不少此前从事影视制作、宣发等业务的公司也在谋求转型,向如短剧、直播等领域拓展新业务。

中部从业者转型的同时,不少影视公司也在寻找新的突破口。如万达电影跨界新茶饮,并表示将在剧本杀方面发力;唐德影视拓展全域平台联动竞跑横屏中短视频赛道和抖快淘直播生态的布局,同时布局元宇宙,如虚拟人制作、NFT数字收藏业务等。

5月23日,华谊兄弟也表示将与华胜天成深度联合,将基于华谊兄弟的影视创意基因和华胜天成领先的云计算技术,共同打造本土影视虚拟世界开发运营的第一品牌,官宣加入元宇宙赛道。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影视行业的发展模式存在较多的问题。一方面是行业发展较为粗放,很多行业相关标准尚未统一,给内容的品质带来了影响,另外一方面是模式创新力度不够,亟须进一步提升。未来,推动影视行业长远发展,使其迈入追求质量、创新和效率的高质量发展阶段,都离不开行业的全面变革和大力创新。

只不过,如今华谊兄弟的经营状况依旧萎靡不振。

据2023半年报数据,华谊兄弟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3.39亿元,同比增长59.93%;归母净利润亏损1.43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92亿元,亏损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其中,影视娱乐板块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29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57.24%,该板块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为97.04%;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707.55万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1400%。

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参投、主控的电影一共只有5部,分别为冯小刚导演的网络剧《回响》、《爱很美味》、《流浪地球2》(参投)、《摇滚藏獒:乘风破浪》、《灌篮高手》,这5部影视作品合计实现收入1.5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6.87%。虽然《流浪地球2》联合出品方中有华谊兄弟的身影,但是能带来的营收贡献约0.1亿元。

因此,华谊兄弟上半年营收增长,主要是因为影片上映收入、影院票房收入增加所致,不过仍旧没有脱离亏损状态。

不过,华谊兄弟缺席了今年火热的暑期档。根据国家电影局统计,截至8月31日19时,今年电影暑期档(6月1日-8月31日)总票房超206亿元,总观影人次突破5.04亿,总场次达3461万场。票房超20亿元的影片有4部。《消失的她》《孤注一掷》《八角笼中》《封神第一部》《长安三万里》位列暑期档票房前五名。影视行业强势复苏,推动相关上市公司业绩增长。

半年报显示,下半年华谊兄弟有多部影视剧待上映。2023 年7月17日,由杨阳执导,周迅、刘奕君、钟楚曦、林允主演的《不完美受害人》已于电视和网络平台同步上线;由华谊兄弟出品的都市爱情轻喜剧《前任4:英年早婚》将于2023年9月28日上映,该系列电影前三部合计票房23.23亿元,其中《前任3:再见前任》,票房达19.41亿元。

下半年,不少名导名演也将助力华谊兄弟,有管虎导演的《狗阵》、陆川导演的《749局》、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2》和冯小刚导演的《非诚勿扰3》,黄轩、柳岩主演的《来福大酒店》。观众是否买账,还需拭目以待。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这块,现在应该还是迎来一个非常好的环境。影视环境转暖,而且是迅速飙升,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也会有回升或者是转型。但是目前从公司的经营状况和企业资产的情况来看,还是需要做一些深度的改革和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