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虚火”下的茶饮创业人:十店九亏一年损失60万,“年轻人不要轻易尝试”
来源:搜狐财经 | 作者:搜狐财经 | 发布时间: 2021-12-31 | 682 次浏览 | 分享到:

编者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新冠疫情下的第二个年头,行将结束。万众期盼的疫情消散并未实现,零散式疫情持续不断,超级变异病毒再度来袭,我们与新冠的赛跑,仍在持续。

面对疫情影响,国内经济韧性十足,宏观调控咬定青山不放松。稳字当头下各项结构性改革措施推陈出新,引领中国经济在百年未有大变局时代,披荆斩棘。

而每一个大时代,机遇与挑战并存、幸福与艰难同在。在时代搭建的舞台上,个体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美好生活的最佳注脚。

鸿飞雪爪,为美好生活奋斗的脚步,不曾止住。搜狐财经审视过去一年,记录与普通人息息相关的吃、穿、住、用、行等各行业发展变迁,体悟身处行业中的个体奋斗,发现潜藏在每个人身上的勇气与韧性。

岁序易,华章新。以不屈,致美好。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王伊萌

在闲鱼发布的2021创业避雷指南上,奶茶店稳居首位。奶茶、咖啡和烘焙,是当下年轻人“一腔热血”创业跳不过去的三个坑。

“十个奶茶店九个亏,这话还是有道理的。”陈萱也没能逃过加盟奶茶店的“宿命”,梦想敌不过现实后又重新回到了职场,并且还劝退了不少想开奶茶店的人。

前期开店的固定支出高达30万,再加上后期运营投入各方面的费用,最终,一次奶茶店的创业经历让陈萱损失了60多万。

“年轻人创业别选奶茶店,不要轻易尝试。”有着十余年茶行业经验的宋辉对搜狐财经感叹道。

陈萱对此也颇为赞同,“投入很大但是回报微小。”

据了解,2020年年底我国现制饮品店门店数量约为59.6万家,新茶饮店占比65.5%,达到了37万家,预计2023年新茶饮门店数可达到50万家。

行业仍在迅猛发展,在“掘金千亿市场”的诱惑下,新入局者不断。但是,茶饮创业真的是一门简单的好生意吗?

十个加盟九个亏

“我是失败的典型,因为自己爱喝,所以就希望有个自己的奶茶店。”

“当时是为爱发电,头脑发热了。”陈萱是这么形容自己的开店初衷,“最后被现实打败了。”

因为当时还在公司任职,再加上第一次开奶茶店,觉得加盟无论是在品牌上还是后期运营、管理上,都能有一定的保障,省心省力。

在观察了几个品牌后,陈萱最后选择了加盟某连锁品牌。而加盟,也是陈萱这场创业经历中,踩到的最大的坑。

首先,加盟的费用就高达十几万,其次,装修费用也用了十几万,因为必须按品牌的标准店装修,而在机器设备材料上,陈萱也花费了近十万,三笔费用加在一起就已经达到了30多万,而在之后店面的运营上,品牌还要对销售额抽取5%的品牌费。

而且据陈萱之后和设备供应商交谈发现,许多设备自己都是“被加价”购入的。“比如一台冰箱,厂家卖给普通人只卖2000元,但是我以品牌加盟商的身份来购入就得花6000元。”

在店面的选择上,陈萱也踩了坑。“我没想多么赚钱,只想凑活一点就可以,就用开咖啡店的形式,开了家奶茶店。”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萱的店面没有选在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品牌商号称能做客流量的测算,实际上也没有做,也没有帮忙选店,对于小白来说也是比较难的。”

为了不错过奶茶消费的旺季,从2020年5月开始选择品牌到正式营业,陈萱只用了不到

三个月的时间。虽然在这之中,陈萱曾前往总部培训,并在真实店面工作了三个星期,但这对于想要真正运营好一家奶茶店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此外,在陈萱看来,该连锁品牌的“产品”也已经过于“陈旧”了,而在“互联网运营”或者营销上,品牌为加盟商提供的帮助也近乎为0。

“据我了解该公司的产品部可能经常是关着的,运营的话,可能最大一部分是花在了前期招加盟商吧。”对比茶百道近半年的上新,大概维持着一个月两次的更新速率,再看奈雪的茶,2021年上新近80款产品,而陈萱加盟的品牌,出新品的速度大概为三个月一次。

而据陈萱透露,该公司是没有设立专门的运营团队以公司的名义来做运营或者活动,做一些促销活动也是公司直接和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对接,交由他们的运营团队来进行。

“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们这样的加盟商自己来做,比如活动位置的申请、做图等等,最多也就是前期在网上给予一些流量的支持。”

而且很多促销活动也是亏本来进行,“比如十杯奶茶一块钱,公司也没有给到加盟商补贴。”

在实际营业的过程中,品牌公司也没有对陈萱这样的新手小白提供足够的帮助。

“在刚开业的时候,有过一段上升期,但紧接着营业额就下降。”而前期承诺会给予营业指导或是检查的总部人员,也从未现身,只是在陈萱投诉无人帮助后,打了一个电话进行安慰。

“一定要深思熟虑,做好规划,要对钱和梦想都负责。”这是陈萱写在小红书创业失败记录帖上的一句话。

“前期固定成本支出太高了,后期营业额如果一旦跟不上,就会造成很大的亏损。”

算上前期开店投入的费用,以及营业期间的各项费用开支,奶茶店创业一年的陈萱,最后亏损了60多万,甚至在最后转让店面的时候,还交了10万的转让费才把店面盘出去。“网上流传的十个加盟九个亏,是有道理的。”

“千万不能加盟,去奶茶店打个半年的工也不能加盟。”创业失败后的陈萱在网上发了“经验帖”,打消年轻人开奶茶店的想法成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外表光鲜亮丽的茶饮店们

2021年6月30日,以奈雪的茶正式登陆港交所为起点,开启新茶饮上市元年。

回顾整个2021年,新茶饮赛道继续“内卷”,头部竞争愈发激烈,“新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上市;喜茶先后传出上市传闻,又在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达到600亿,并且也做起了投资;蜜雪冰城也进入上市辅导阶段。

“掘金千亿市场”“月入十万不是梦”,种种刺激之下,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入茶饮的赛道中。

但赛道之中的茶饮店们,真的过得这么好吗?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拿新茶颜的头部玩家奈雪的茶为例,上市即破发,随后由于不被看好的盈利能力以及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等,股价不断创新低。如今奈雪的茶股价较上市已经跌去近一半,并且2021年也预计全年亏损。

而且如今新茶饮赛道的融资情况,也没有前两年的乐观。

“如今投资人对这个赛道,一些大的投资机构,已经出手的,变得相对保守,他们加码更倾向于已经投过的品牌,对于新品牌虽然很关注,但更愿意接触有一定的成熟度,证明能够活下去的品牌。而中小机构可能会更主动些,更关注产品力和创新。”

在陈萱店面所在的街上,当时已经有接近二十个奶茶品牌,不过据陈萱观察,每个月都有不少闭店的商家。

不仅是中小品牌开店难,就连诸如茶颜悦色这样已进行过几轮融资的网红品牌,同样经历了多次大批闭店。2021年,茶颜悦色曾进行三次集中闭店,其中,11月长沙有约80家门店临时关闭,此前年初的就地过年和7月底疫情反复时分别进行过闭店。

宋辉的店也没能逃离疫情的影响。2019年,宋辉创立了自己的茶饮品牌,不过在走入线下的阶段,有些不幸运地遇上了疫情。

宋辉的首家店选在了北京的朝阳大悦城的,还是在扶梯口这样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地方。“不过这都是疫情之前的情况。”

“由于疫情的影响,本来应该有七八百万的自然客流量,一下变成了三四百万,来北京的人肯定也不如以前多。”

但这家店的成本依然不小。“前期投入了100万,其中20万用来买设备,80万装修,这其中还花了冤枉钱,现在租金,包括水电也要一月10万。”

而店内一共有15个工作人员,按照6000的月薪来算,一个月的人力成本也要近10万元。

不过,宋辉乐观地想,“真正受消费者欢迎的品牌,在最困难的时候也能盈利和生存下来,情况变好了的时候生存能力也会更强。”

对于现在年轻人都想开个奶茶店的想法,宋辉认为,“开一个加盟店很好看,但做成功、经营好却非常难,因为基本所有的需求都被同行满足了。”

陈萱也反思了自己的创业经历。“我其实做过好多准备,计划开这个店好多年了,包括也做过连锁店的培训和参与运营。”但对于赛道和品牌未做过多的市场调查,是陈萱认为自己失败的重要原因。

“我用的都是新鲜的水果和牛奶,一杯奶茶15-25块,你的成本大概要到50%了,再加上人力、房租还有品牌费,你的利润可能只有10-20%。”

在后来开店的过程中,陈萱也发现,其实周围的消费群体对奶茶要求没有这么高,街上卖的最好的反而是蜜雪冰城。“当时自认为和旁边的店不一样,所以前期还是要好好做市场调查。”

“奶茶赛道已经饱满了,你的投入很大但是回报很微小,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赛道。”

在店面支撑了一年多的时间后,由于资金周转以及回报率的问题,陈萱最终放弃了奶茶店的投资。而据陈萱了解,当时同期去总部培训的一共四家店,最长的支撑了一年半,最短的也不过支撑了半年,也都倒下了。

“这是一次失败的投资。”陈萱这样定义自己的创业。“有得有失,但是一年还是白过了,还亏了60多万。”

不过,陈萱还是没放弃开奶茶店的梦想。在做加盟店的时候,陈萱也积累了一批忠实粉丝,今年闭店后自己又创立了一个小品牌。

但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也未能开下去。由于当初开奶茶店的钱不是闲置资金,其中有一部分是找朋友借以及刷信用卡凑出来的,陈萱现在还面临着很大的还债压力。如今,陈萱又重新找了工作,回到了职场。

“还要养家,还要还债啊。”陈萱感叹。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