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昆明地区城投“冰火两重天” 非标债务困局何解
来源:经济观察网 | 作者: 蔡越坤 | 发布时间: 2023-11-18 | 106 次浏览 | 分享到:

“为何债券可以保兑付,而非标的债务却被城投机构‘遗弃’?”融资租赁机构人士周舟正为此而苦闷。

11月10日,周舟向记者表示,由昆明滇池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滇投”)担保的旗下子公司对其所在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项目正在逾期中。

公开信息显示,国药控股(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远东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数家租赁机构均因租赁合同纠纷向昆明滇投发起诉讼。

周舟同时透露,其所在融资租赁机构近期向昆明国资等相关部门发送了《金融债务违约的风险提示函》。《提示函》称,“2018年和2021年我司共向昆明滇投提供融资租赁款项4亿元,目前本金余额约1.60亿元。自2022年6月以来,对方多次发生租金违约事件,为帮助昆明滇投渡过暂时的资金困难,我司已多次与对方达成展期协议,根据最新的展期补充协议约定,对方应于2023年9月11日偿还75万元、9月18日偿还25万元,但截至目前昆明滇投仅支付了1万元,最长逾期时间已达60天。”

周舟表示,“上述两期租金合计仅为100万元,是当时双方协商,且对方承诺将按期足额偿还的情况下设置的,但昆明滇投却再次爽约。而且,逾期期间,公司多次与昆明滇投联系都沟通无果,也向有关主管部门积极反应过情况,可是滇投公司至今仍然没有再支付任何款项。”

一方面昆明滇投非标租赁债务出现展期,另一方面昆明滇投在公开债券市场从未发生违约。2023年4月份,昆明滇投正常兑付了一笔规模为1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

在机构眼中,呵护债券市场的信用,非标债务却逾期,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地区的城投机构身上。对于融资租赁等非标机构而言,非标的债务该如何协商解决成为关注的焦点。

昆明滇投担保

周舟所说的与昆明滇投的融资租赁债务背后,承租人即融资方是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排水”),租赁方式为售后回租等。

售后回租是承租人将自制或外购的资产出售给融资租赁公司,然后向融资租赁公司租回并使用的租赁模式。租赁期间,租赁资产的所有权发生转移,承租人只拥有使用权。

周舟向记者介绍,上述融资租赁业务的担保方为昆明滇投。资料显示,昆明滇投为昆明排水的唯一出资人。

周舟表示,融资业务都是与担保方昆明滇投在沟通,谈好后昆明滇投通过其子公司昆明排水签署了融资合同。

资料显示,昆明滇投主要经营污水处理、中水与自来水销售;滇池流域污染治理业务;土地一级开发业务;排水管网运营业务等。昆明滇投由昆明市国资委100%控股。

记者注意到,昆明滇投此前披露了面临的债务纠纷。2023年9月7日,昆明滇投发布公告表示,截至目前,昆明滇投及部分子公司因未按期归还到期融资或工程款债务,债权人或工程方就债务人及担保方的财产申请保全,导致本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昆明滇池水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滇池水务”)股权被冻结。

昆明滇投称,质押冻结系昆明滇投与中国农业银行(3.630-0.02-0.55%)股份有限公司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支行开展的贷款业务,提供公司持有滇池水务19808.01万股股票作为质押,占所持股比30%;司法冻结主要系昆明滇投子公司昆明排水未按期归还云南云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昆明滇投作为保证人被申请冻结昆明滇投持有滇池水务股票;以及昆明滇投与正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涉及5000万元合同纠纷,与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涉及工程建设合同纠纷及5000万元合同纠纷,正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及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申请冻结昆明滇投持有滇池水务的股票。

昆明滇投表示,公司将与债权人积极沟通对接,化解纠纷,并积极筹集资金归还借款,尽快解除资产冻结情况。

收入承压

昆明滇投及子公司发生债务风险可从2023年的跟踪评级报告中探寻到原因。

新世纪评级在2023年6月30日发布的跟踪评级报告指出,2022年,昆明滇投营业收入为22.38亿元,较上年下降37.16%,其中污水处理、管理及技术服务为主要收入来源,当年收入下降主要系污水处理和土地一级开发收入减少所致,其中污水处理收入较上年下降17.17%至12.98亿元,主要系当年污水处理业务中新增项目减少,导致建造服务收入减少所致。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2022年昆明滇投土地一级开发收入较上年下降97.48%至0.25亿元,主要系当年受区域性市场影响,土地板块没有交易,致使该业务收入大幅下降。

此外,新世纪评级表示,昆明滇投再生水与自来水供应业务收入下降47.40%至1.01亿元,主要系该业务板块新增建项目减少,导致建造服务收入减少所致;管理及技术服务收入较上年上升21.32%至4.78亿元,主要系公司在建项目投产后污水的处理量增加,相应的委托管理服务收入上升所致。

从总负债角度,新世纪评级披露,2022年末,昆明滇投负债总额为433.8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4.82%,主要系应付债券余额减少所致;资产负债率为60.63%,较上年末下降0.66个百分点,变化较小。

从刚性债务角度,新世纪评级披露,截至2022年年末,昆明滇投刚性债务为 369.95亿元,较上年末下降7.14%,主要系应付债券和应付融资租赁款到期偿付所致,其中短期刚性债务占比为61.86%,较上年末上升10.54个百分点。到了2023年3月末,昆明滇投刚性债务下降2.24%至361.65亿元,短期刚性债务占比为57.71%,较上年末下降4.15个百分点,主要系当期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到期偿付所致。从融资渠道看,截至2022年年末,主要包括银行借款135.10亿元、债券33.55亿元、融资租赁款75.13亿元和资金拆借款62.75亿元,除资金拆借款外分别较上年末分别下降44.06%,77.97%和16.72%,资金拆借款较上年末增加58.84亿元。

冰火两重天

当昆明滇投因为非标债务被融资租赁机构发起诉讼等催债时,同为昆明市级别城投机构,昆明市国有资产管理营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国资运营”)却上演着另外一番场景。

11月7日,由昆明国资运营发行的“23昆明国资SCP001”投标下限从7.5%改到5.5%。而11月6日《昆明市国有资产管理营运有限责任公司2023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申购说明》显示,申购区间下限为7.5%。短短1天,该公司投标下限骤降200个基点。

尽管此前,今年7月底昆明国资运营被调整了评级展望。联合资信表示,维持昆明国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联合资信指出,2022年昆明市财政收入进一步下滑,区域融资环境恶化;公司短期应偿还债务占比较高,短期偿债压力较大,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等。

周舟表示,目前城投机构对于公开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非常重视,叠加“一揽子化债”等政策对于城投债的支持,导致市场投资者对于城投债再次表现出极大的信心。

特殊再融资债券于9月26日重启发行,这意味着“一揽子化债方案”已进入大规模落地实施阶段。

特殊再融资债券的相继发行再次加大了投资人对于城投的“信仰”。一位券商承做人士向记者表示,以后城投债在公开市场发生违约的概率应该会越来越低。

与城投机构对公开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会持续呵护形成比照的是,对于融资租赁、信托机构等非标债务处置安排尚未形成统一的化债方案。

对于融资租赁的债务处置安排,11月16日,记者致电了昆明滇投融资部相关人士,对方回复表示,目前并未形成统一的处置方案,以公司公告为准。此外,根据记者了解,贵州遵义等地的非标债务处置仍然在化解当中。

11月初,证监会债券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强化城投债券风险监测预警,把公开市场债券和非标债务“防爆雷”作为重中之重,全力维护债券市场平稳运行。该负责人还表示,坚持“一企一策”,稳妥化解大型房企债券违约风险。

周舟表示,监管部门特意强调了非标债务“防爆雷”,其实意味着监管层对于城投非标债务处置的重视。因此,他建议,城投机构也应该重视非标机构的债务,应该与公开债券“一视同仁”。

联合资信此前的研报指出,由于非标融资在信息披露和外部监管等方面条件相对宽松,城投企业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往往优先确保银行借款和债券兑付,债务风险易优先暴露于非标产品。个别风险事件可能影响金融机构对区域性城投企业债务偿还的信任危机,进而导致城投企业无法取得期限相对较长、成本相对较低的资金,发生非标风险的城投企业普遍存在债务期限短期化、债务成本较高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