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琢石资本王勇:坚守消费投资,看重产业创新而非流量型项目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 作者:申俊涵 | 发布时间: 2023-05-05 | 248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2020、2021年的投资热度高涨,到2022年的一夜入冬,消费投资赛道过去三年跌宕起伏。2023年,伴随疫情防控措施优化等诸多因素,消费行业正在回暖,消费投资也逐步走出最坏的时点。

“消费投资这些年的热度变化确实比较快,但我们始终坚守在消费领域进行投资,希望通过不断耕耘收获长期价值。”近日,琢石资本合伙人王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琢石资本成立于2014年,机构专注于消费领域投资,目前琢石资本及合伙人累计管理7支人民币基金,累计基金管理规模约20亿元。

过去近9年时间里,琢石资本布局新消费品牌、内容营销/品牌、进口跨境电商矩阵、线下新零售体系等消费产业链,所投代表性项目包括微念科技、汇量科技、高浪控股、极易科技、赛维电商、遥望科技、九四三化妆品、优篮子等。

王勇曾就职于美的、七天连锁及国内头部投资机构,多年的实业管理经历和产业投资经验,让他对消费投资愈加坚守和热爱。

“想把一个的投资领域做得足够好,一是要认知看透,二是人脉到位,三是行业影响力要出来。我们经过这些年的不断积累和学习,现在只能说达到刚毕业的阶段。但我们会坚守消费投资,可能一直到50岁还在持续投项目,不断深化对消费投资的理解。”王勇说。

谨慎出手风口项目,投资倾向实业创新

消费产业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大赛道,它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相关性非常高。纵观国内上市公司,其实大部分也是属于消费产业和消费相关产业。所有制造业领域的工业品也都要做成消费品在终端售卖,才能实现最终价值。

在这样的大赛道中做投资,琢石资本并不关注短期的行业冷热,而是沉下心来做投资,追逐项目的长期价值。

“我们是产业型VC而非财务型VC,财务型VC完成募资之后热衷追逐风口,在消费、新能源、人工智能等热门领域不断转换投资重点赛道。产业型VC更能在行业中坚守,在坚守中提升核心竞争力。”王勇说。

同时,琢石资本的合伙人全部为实业背景出身,倾向于投资具有产业创新的项目,而非流量型的明星项目。细数市场中受资本热捧的明星消费项目,基本很少看到琢石资本的身影。

“我们只会去跟那些明星项目聊一聊,了解它的发展现状,但不会去进行投资。因为这类项目估值过高,风险巨大,对我们来说投资并不划算。”王勇说。

比如对于近两年比较热门的咖啡赛道,琢石资本团队认可这是长坡厚雪的高增长赛道。但在一番考察调研之后,团队发现很多咖啡类项目并未形成有效竞争壁垒,所以暂时还没有进行投资。

王勇解释称,对咖啡品牌来说,咖啡的上游原料不在中国,竞争壁垒不出现在上游。而工业设备都是可以买到的,所以咖啡品牌骨子里都是需要靠高效运营获得竞争壁垒。除了瑞幸咖啡和蜜雪冰城旗下的咖啡品牌建立起高速运营的壁垒,不少拿到投资的品牌并没有形成竞争优势,仍有大量门店是亏损状态,所以琢石资本的出手一直很谨慎。

那么琢石资本倾向于投资哪类项目?王勇表示,团队更青睐有着极强创新意识并且具有产业背景的创始人。他要热爱产业、懂产业,具备极强的产业上下游整合能力,带领公司朝着健康运营的方向发展,而非一味通过烧钱获取市场规模。

投资之后,琢石资本会借助自身在行业内的产业资源,对项目进行投后赋能。当企业战略发展面临难题时,合伙人也会通过自身的经验和资源,帮助其解决问题。

高效运作带来中国品牌出海优势,自建渠道将形成更大影响力

跨境是琢石资本重点关注的消费细分赛道之一,目前,团队已经出手投资了跨境电商第一股赛维时代、定位海外新锐美妆品牌培育和品牌资产管理专家的跨境电商公司高浪控股,以及outdoor master、优篮子、酷客智能等出海品牌。

“这些被投企业出海都取得不错的成绩。”王勇说。背后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中国在产业链上游有高效而充足的供应链体系。另一方面,品牌方适应了国内电商高效的运作模式,打造出特种兵式的运营能力和完全数据化的团队。由此,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他进一步解释称,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造就了中国非常明显的供应链优势。首先,中国全工业品类制造企业健全,在大部分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性,成为举世瞩目的“世界工厂”。

第二,国内近二、三十年的设备、厂房固定资产投入,让生产效率属于新一代的制造设备。这些设备即使不是全球第一,但总体上已经实现了升级改造。同时,制造设备还可以根据国内商业环境,进行小批量、快速反应、高协同性生产,成为更有竞争力、更加高效的制造体系。

第三,国内电商以及线下渠道终端的数字化改造,造就了商品流通的效率远超其他国家。从不少品类海内外的动销数据在线和线下对比来看,差距越来越大。尤其是电商、直播所造成的销售波动性,对生产制造适应度的高要求就更加明显。

所以,无论从供应链的制造效率、以及商品因用户需求变化高速进化、互联网平台服务到物流配送体系,整个商品流转循环商业效率,国内已经远超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消费者在国内所享受到的电商服务的便捷性、及时性、多样性和高性价比,也是在其他国家多不多见的。

中国在消费、制造业领域的全面高效化,让中国企业出海时更富有竞争力。但王勇指出,目前中国品牌出海依然还在一条腿走路的阶段。大部分品牌通过高性价比的商品,在亚马逊和当地所在的互联网平台上进行售卖。这种短闭环的结构中,对亚马逊等互联网平台的依赖度非常高,缺乏自己的线下渠道、终端门店和品牌投入,这也是中国品牌出海遇到的最大障碍。

“第三方可以造就我们的销量,但是造就不了品牌显性的影响力。”王勇说。他建议,已经发展起来的中国企业应该尽快建立属于自己的国际化的运作团队。中国企业应该根据自己的品类特征自建渠道,甚至自建零售门店,而不要总是拘泥于自己是一家生产企业、在线企业。只有这样,企业的影响力才会越来越强,逐渐从中国品牌成长为国际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