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债券异动,金地到了需要提振信心的时刻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21财经APP 吴抒颖 | 发布时间: 2022-06-25 | 285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向低调的金地也需要自证安全了。

2022年6月24日午间,金地旗下债券“21金地04”发生一笔异动,据上交所固收平台显示,其最新成交价71.500元,较前一交易日中债估值96.42元,偏离-25.85%。

与此同时,金地美元债近期也波动明显。其中,将于2024年到期规模4.8亿美元,利率4.95%的美元票据也一度大幅下探,根据久期财经,金地这笔美元票据现价75.075,收益率为19.9%。

金地过去以“理科生”自居,一直自诩稳健经营,但近期债券抛盘压力出现显示资本市场对之的态度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这家股东背景多元的房企,走到了微妙而关键的发展路口。

意料之中的抛盘

投资机构对金地下手,并非毫无征兆。

一位长期关注金地的债券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金地债券下跌是因为“信心差了”。

沿着金地债券异动的时间节点,可以大致发现,迫使资本市场对金地信心改变的关键因素是多元的。

市场的普遍观点认为,穆迪于近期将一家民营龙头房企评级由投资级调入高收益级致使投资者对其他民营房企的态度转变,包括金地。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金地债券大跌,从其基本面来观察,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信用就是这样,一方面靠实力,另一方面也要看资本市场的形象。

事实上,金地在资本市场上不算差生。

以财务指标衡量,金地的确仍处于较为安全的阈值。

2021年,金地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76.19%,剔除预收款项后,实际资产负债率为67.6%,净负债率为55.2%,处于绿档。

在债券方面,金地今年下半年将迎来偿债高峰,共有4笔境内债券到期,总额约72.9亿元;此外还有约4.5亿美元票据即将到期。而截至2021年年底,金地持有现金648亿元,应对短债应是相对宽裕。

不过,资本市场的考量显然不只在于眼下,而是预期,是未来的持久经营能力。从金地数年来的业绩表现看,其逆周期调节能力尚待加强。

根据金地集团年报,2021年,金地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92.32亿元,同比增长18.16%;归母净利润为94.09亿元,同比减少9.5%,呈现明显的增收不增利态势。

金地集团高级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韦传军在2021年4月举行的业绩会上解释称,利润下滑主要是由于行业下行毛利率水平持续下降;此外,去年下半年因为行业调整,同行促销,将行业价格拉低,金地也因此进行了15.2亿元的减值计提等;此外受到多点散发疫情的影响,结转也不如预期。

一位券商机构的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因为金地去年净利润下滑受到毛利下降的影响,市场也担心会不会继续,而且行业销售也不太好,整体信心受到影响。

销售业绩上,根据金地此前公告,2022年5月,金地实现签约面积66.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48.87%;实现签约金额141.9亿元,同比下降50.18%,近乎腰斩。

信心重振需时日

事实上,金地也在努力地对资本市场传递一些积极信息。

一位金地的机构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金地还召开了投资者沟通会,金地方面向投资者透露了部分经营数据,基本上是传递了信心,也强调称债券波动与基本面不存在强关联,是投资机构基于自身考量所作出的安排。

此外,据上述投资者透露,金地还重申其现金流较为充沛,能够应对短期债务。

在投资者看来,金地的经营数据与财务指标几乎是明牌,资本市场也并不否认它在这些方面的实力。

但从现实情况出发,除非能够如龙湖一般有多航道做护城河且财务指标表现出彩,否则投资者普遍会对房企的股东成分格外关注,金地在这方面并不占据优势。

金地的第一大股东是富德生命人寿,持股比例接近30%,第二大股东为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79%。

险资与地产的组合一度备受追捧,平安与华夏幸福、泰康人寿与阳光城也曾经如胶似漆过。但随着房地产市场大环境转向,险资与地产早已经不是彼此的加分项。

金地与富德生命人寿的牵手,似乎也并未有明显的加成。

从金地的国际评级来看,尽管其财务面足够稳健,但三大评级机构仍对之审慎。

2022年5月12日,穆迪确认金地集团"Ba2"评级,展望稳定;Ba级为非投资级,金地的这一等级与旭辉、新城相同,后两者被认为是民营房企中稳健的代表。

从另一个角度入手,金地在融资渠道的多元化表现,并不如与它同信用等级的房企。

今年5月,包括碧桂园、龙湖、美的置业、新城和旭辉在内的五家房企被监管机构选定为示范房企,此后上述房企也均在境内成功发行公司债。

而金地今年以来在债券融资方面却并无太大动静。据上述投资者透露,金地方面在交流会上表示,如果有发债的机会,会考虑借新还旧。

这或许也侧面印证了金地目前尚未等到合适的发债时机。

无论基本面如何,金地现在确实处在信心保卫战的关键时期。投资者期待的,不仅是从基本面上传递信心,而是实质性行动——提前回购即将到期债券,又或者是管理层在二级市场的增持,都可能有提振作用。

实际上,金地的管理层也并非不谙此道。去年受到大股东之一大家人寿大幅度减持的影响股价频繁波动,金地董事长凌克就曾经出手增持金地股票。

现在,又到凌克该做选择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