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阜兴系私募非法挪用366亿 董事长被终身禁入市场
来源:新浪财经 | 作者:赵亦然 | 发布时间: 2020-01-10 | 36 次浏览 | 分享到:

  [ 证监会指出,阜兴系私募机构虽然各有分工,但在私募基金最为核心的投资管理环节,四家私募机构均无相应的部门机构设置,未配备相关人员负责投资项目甄选、尽职调查、项目跟踪、收益回笼等具体工作,投资管理职能完全集中于朱一栋、赵卓权等少数阜兴集团核心人员,投资职能严重虚化,基金财产的专有用途无法保障。 ]


  [ 具有资金池特征的账户主要有24个,占全部资金流水涉及的单位或自然人账户数量的4.87%,但资金池的累计资金进出合计达7976亿元。 ]


  [ 部分资金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用于提成佣金的金额为6.04亿元,用于个人挥霍的金额为0.65亿元,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 ]


  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抓捕回国一年多之后,遭遇证监会下发的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决定。


  证监会近日披露市场禁入决定书,对朱一栋为首的阜兴系私募机构相关负责人分别进行了3年、10年以及永久市场禁入措施。其中,朱一栋、赵卓权被终身禁入,余亮10年禁入,徐铭、张敏、李木松、王源3年禁入。此前,朱一栋在2018年曾因操纵市场违法行为被证监会采取三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8年6月,阜兴系私募产品出现兑付逾期,朱一栋失联。在其出逃2个多月后,上海警方将其押解回国。随后,朱一栋等8人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逮捕。目前,该案仍在司法审理中。


  大搞“资金池”


  朱一栋、赵卓权二人一手创办了阜兴系私募机构。通过阜兴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源岑投资有限公司等持有或委托赵某、唐某等具有亲属、朋友、老乡关系的人员或公司员工代持股份的方式,二人实际持有上海意隆、上海郁泰、上海西尚、易财行(下称“阜兴系私募机构”)等四家私募机构的股权。


  此外,朱一栋、赵卓权又委任王某忠、朱某帅、季某、赵某等具有亲属、朋友、老乡关系的人员或公司员工担任四家私募机构法定代表人。


  朱赵二人负责阜兴集团及阜兴系私募机构重要事项的决策,阜兴系私募机构的经营、资金调拨和使用以及财务管理均由阜兴集团集中、统一管理,相关指令由朱一栋、赵卓权直接下达。


  阜兴系私募机构在阜兴集团统一管理、协调下实行一体化运营,在产品的募集、投资、管理、退出四个阶段各有分工,相互协作,共同完成产品的全链条管理。朱一栋和赵卓权总揽全局,寻找项目或提出融资需求,向下传达产品发行的需求和计划、商定产品销售政策等,指示阜兴集团资金部统一把产品募集所得资金归集至资金池进行集中调拨。


  其中,上海郁泰主要负责募集环节中的产品设计、备案、投后管理和兑付清算等业务。朱一栋直接主管上海郁泰,负责相关产品发行的最终审核,王源2013年4月至2015年11月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主要对拟发行的项目进行尽调,负责设计融资和交易结构以及拟定相关协议。李木松2016年3月至2018年6月担任副总经理分管产品部,是产品设计负责人。


  上海意隆主要负责募集环节中的产品销售。上海意隆根据阜兴集团确定的销售政策和上海郁泰制作的基金合同和推介资料,负责组织、培训和管理销售团队,积极推介、销售产品,并将产品已签约的基金合同、投资者转款凭证、投资者个人信息等签约信息反馈给上海郁泰。同时,也配合上海郁泰发布以上海意隆名义发行的产品的信息披露文件。上海意隆由赵卓权分管。余亮2012年3月至2018年4月担任总裁,对上海意隆人员进行日常管理;徐铭2014年2月至2018年7月担任副总裁,为私人银行部及主要销售团队负责人,分管培训部、市场部和投资咨询部;张敏2015年9月至2018年7月担任副总裁,为前镒金融部及主要销售团队负责人。


  上海西尚实际由上海郁泰的人员负责经营,上海郁泰借用其名义对外开展业务。


  易财行主要负责基金销售,共发售过两只私募基金产品。其中,“易财1号医疗产业基金”成立于2015年12月11日。易财行由赵卓权主管。2016年9月份后易财行的证照上交给阜兴集团。


  证监会指出,阜兴系私募机构虽然各有分工,但在私募基金最为核心的投资管理环节,四家私募机构均无相应的部门机构设置,未配备相关人员负责投资项目甄选、尽职调查、项目跟踪、收益回笼等具体工作,投资管理职能完全集中于朱一栋、赵卓权等少数阜兴集团核心人员,投资职能严重虚化,基金财产的专有用途无法保障。


  “保本”诱资


  阜兴系私募机构的推广方式十分“清奇”,不仅运用了盲打电话、盲发短信的方式,还采取了微信公众号的新媒体传播方式进行推广。


  为了向不特定投资者宣传,部分基金销售人员在赵卓权、余亮等人的授意下通过盲打电话、盲发短信等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私募产品。此外,部分基金销售人员向客户要求将产品转介绍给其他亲友。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意隆的公司网站上的“预约评估”栏目、上海郁泰公司网站上的“在线咨询”栏目未设置必要的合格投资者调查问卷等前期确认程序,供不特定投资者留下联系方式,上海意隆的销售人员会联系这些不特定投资者推介私募产品。


  在上海意隆、上海郁泰和上海西尚的公司网站或微信公众号上会推送宣传推介材料,例如社会公众都可以通过上海意隆公司网站的“产品动态”栏目、上海郁泰和上海西尚公司网站的“新闻中心”栏目查看产品信息,不需要注册登录或者合格投资者问卷调查等前期程序,上海郁泰运营的微信公众号“郁泰投资”在2016年6月之前也会推送预发售产品的信息。以上行为实质上构成向不特定投资者公开宣传私募产品。上海意隆主要负责前两类业务,上海意隆和上海郁泰共同负责后两类业务。


  证监会认为,阜兴系私募机构还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及最低收益。在产品设计环节,产品推介文件中包含大量保证函、流动性支持函、股份回购等变相承诺保本保收益的内容。备案的160只私募基金产品中,除74只产品因材料不齐导致无法判断外,剩余86只产品中已查明的存在担保情况的有68只。


  在产品宣传环节存在诱导性宣传行为。一方面,阜兴系私募机构在官方网站上公开发布关于基金产品如期足额兑付的诱导性宣传文字,在阜兴系私募机构实名注册的“意隆财富”“郁泰投资”“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官方微信公众号上频繁发布多种形式的“完美兑付公告”,这些公告内容无差别地向所有微信公众号关注者公开。另一方面,阜兴系私募机构销售人员通过微信及口头承诺等方式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以及承诺最低收益,或者以所有历史基金产品均“完美兑付”来暗示投资者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的产品都会“完美兑付”。


  最后,在产品兑付环节,朱一栋、赵卓权指示阜兴集团资金部及上海郁泰完全按照产品预期收益率兑付而未考虑产品的实际盈亏情况。对160只私募基金产品合同中列示的业绩比较标准及实际兑付的利息进行分析,除65只产品未涉兑付情况、1只产品因部分资料缺失导致不能分析外,剩余94只产品中,有89只产品实际兑付利率等于或高于合同列示的业绩比较标准,仅有5只产品的实际兑付利率略低于合同列示的业绩比较标准,但兑付利率也与合同列示的基本一致。


  基金“乾坤大挪移”


  据披露,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备案的私募基金产品共计160只。私募基金产品约定的主要投资领域为合伙企业合伙份额、股权类、债权、项目收益权等。已备案的160只私募基金产品累计募集本金368.45亿元。


  朱一栋、赵卓权等人安排阜兴集团总裁办和行政部工作人员使用公司员工、亲友的身份证注册大量公司,阜兴集团档案部登记造册并集中管理公章和证照。朱一栋、赵卓权等人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达365家(包括阜兴集团以及已注销、吊销的相关公司),其中多为无实际业务的壳公司。阜兴系关联公司的银行卡、印鉴、网银U盾等统一由阜兴集团保管使用,阜兴系私募机构募集资金与阜兴集团其他融资渠道资金混同,统一由阜兴集团资金部按照朱一栋、赵卓权的指令调拨使用。


  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完成备案的160个产品的约定投向集中于富建集团有限公司等43家阜兴系关联公司的股权、股权收益权、债权、经营收益权及其他资产,涉及金额361.91亿元。


  证监会查明,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完成备案的私募基金募集资金在从托管行转入约定投向账户后,会被迅速转移,多次转移后募集资金被转入多个“资金池”账户供朱一栋、赵卓权及阜兴集团根据需要划拨使用。具有资金池特征的账户主要有24个,占全部资金流水涉及的单位或自然人账户数量的4.87%,但资金池的累计资金进出合计达7976亿元。


  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基金产品募集资金,其中绝大部分产品资金在募集后未按照产品设计投向约定用途使用,而是在转入约定投资标的账户后不久,即通过阜兴集团关联企业或关联个人账户多次过桥后,汇入阜兴集团控制的“资金池”账户,由朱一栋、赵卓权在阜兴集团层面统一调度使用,主要用途包括兑付基金及常州恒琪债权包产品本息、偿还财通证券(11.080, 0.00, 0.00%)资管产品本息、归还信托及银行债务本息、各类资产或股权购买、偿付被重组公司债务、二级市场股票操纵、提成奖励、个人挥霍、日常费用等。


  根据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里的数据,已核查的160个基金产品共计募集资金368.45亿元,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核查分析了其中367.97亿元的资金流向, 除留存于募资账户、投资标的公司账户的资金余额外,其余募集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属于挪用基金财产,挪用金额合计365.6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中,部分资金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用于提成佣金的金额为6.04亿元,用于个人挥霍的金额为0.65亿元,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