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CCP新闻
当前位置:
欧洲央行货币宽松超预期 欧元暴跌逾百点对冲基金大丰收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陈植 | 发布时间: 2019-03-09 | 66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次算是赌对了。”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感慨说。


  在看到3月7日晚欧洲央行决定重启新一轮TLTRO(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并将下一次加息举措延后至最早2020年、同时还下调欧元区今年GDP增长预期值至1.1%(较3个月前降低了0.6个百分点),张刚预感到自己此前的沽空欧元买涨美元套利策略正吹响胜利的号角。


  截至3月8日18时,欧元兑美元汇率在过去24小时内大跌逾110个基点,至1.1214附近,盘中创下2017年6月以来最低值1.1175。


  这令张刚获得逾4%的回报,位列所有交易策略收益排名的第三位。


  “其实,此前欧元区2月份PMI创68个月以来新低、并跌破50荣枯线、德国2月份制造业PMI指数创过去74个月以来新低值47.6时,我们已经开始加大沽空欧元的力度,并因此押注美元指数重回97上方。”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原因是欧元占美元指数权重高达60%以上,一旦欧元大幅下跌势必导致美元指数被动快速跳涨,让他们获得双重收益。


  如今,在欧元兑美元大跌逾百点的压力下,美元指数顺势创下年内高点97.65,让他们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但张刚认为这种套利策略很快也会偃旗息鼓,毕竟,在美国经济增速放缓趋势日益明显与美联储提前结束缩表鸽派加息的双重压力下,美元强势上涨行情同样“自身难保”,何况整个华尔街金融机构正高度警惕特朗普再度抨击“强势美元”,诱发美元冲高回落。


  所以他决定在结清所有沽空欧元买涨美元套利头寸后,将资金转向新兴市场。


  “当欧美经济与股市都不景气时,我们只能去新兴市场找机会。”他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越来越多华尔街金融机构正将新兴市场作为单独的、可长期持有获取稳健回报的资产类别进行配置,而不像以往视之为一项博取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品种。


  欧元沽空套利策略“大丰收”


  在张刚看来,引发欧元大跌逾百点的幕后推手,与其说是欧洲央行释放超市场预期的货币宽松措施与大幅下调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不如说是程序化交易止损盘“惹祸”。


  今年以来,欧元兑美元汇率始终在1.1234-1.1570之间上下波动,波动幅度不超过340个基点,较去年第4季度平均波动幅度410点低了70个基点,较过去20年单季平均波动幅度更是低了560个基点,因此高盛集团等投行先后发布报告认为欧元兑美元汇率在短期内无法出现爆发式行情,“窄幅波动”将是常态。


  高盛全球货币战略主管潘德尔(Zach Pandl)甚至表示,随着欧美两大央行先后释放鸽派声音,欧元兑美元汇率波动幅度将在未来数月保持低位徘徊,直到欧洲经济增速表现优于美国,欧元兑美元汇率波动性才会反弹,令欧元兑美元汇率回升至1.7一线。


  “这也吸引不少投资机构纷纷围绕欧元兑美元汇率低波动性,在外汇期权悄悄买涨欧元。”一位美国金融机构外汇衍生品交易员向记者透露,美国证券集中保管结算公司(DTCC)公布3月7日下午3点到期的外汇期权集中点位及行权规模显示,在欧元兑美元汇率1.120以下行权的外汇期权仅有8.7亿欧元,但在1.25以上行使期权的外汇期权高达54.59亿欧元。


  “其中大部分行权价在1.25上方的外汇期权因尚未触及行权价获利,机构很可能将这些头寸转移到下周择机行权。”他指出,恰恰是这些头寸,成为欧洲央行释放超预期宽松货币政策后、止损离场的急先锋。


  具体而言,这些机构的程序化交易模型会迅速根据欧洲央行新一轮宽松政策调低欧元汇率均衡估值至1.12下方,进而纷纷抛售手里的看涨欧元外汇期权期货头寸止损,触发欧元呈现自由落体式大跌。


  “完全措手不及,因为多数华尔街金融机构不曾想到欧洲央行此次如此开诚布公地指明欧洲经济增速下调压力,并采取超市场预期宽松措施进行应对。”这位外汇衍生品交易员指出,尤其是市场传闻部分欧洲央行官员依然认为欧洲央行对未来欧洲经济增长预期的评估(调低至1.1%)还过于乐观时,很多程序化交易模型纷纷加大欧元沽空抛售止损力度,触发欧元兑美元汇率快速扩大跌幅。


  新兴市场才是避风港


  张刚透露,在迅速结清上述套利交易头寸后,他会将其中大部分资金加码新兴市场金融资产。


  “这主要是受到其他对冲基金同行的影响,目前看涨新兴市场资产似乎已经成为华尔街金融机构的一种共识。”他指出。


  2月份,美银美林对基金经理开展的调查显示,尽管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观点并未改变,但新兴市场俨然成为他们眼里的最热门交易标的——在这项调查历史上,这属于首次发生。


  “不过,由于亚洲新兴市场资产估值(主要是中国)已经在今年前2个月得到较大幅度反弹,目前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更愿意将资金投向中东市场与南美市场。”WallachBeth Capital研究主管Mohit Bajaj向记者透露。但这种策略似乎印证了富贵险中求的道理——相比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相对稳健,拉美及中东市场的经济发展风险导致金融资产跌幅较大,反而让他们看到更大的抄底获利空间。


  一家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也向记者直言,在1月美联储转向鸽派加息后,他们曾决定将新兴市场资产配置比例从3%调高至8%,如今欧洲央行释放超预期宽松货币措施,他预计这个数字可能会超过13%。究其原因,欧美两大央行相继出台大手笔宽松货币政策,只能表明欧美经济遭遇的下行压力比市场预期更严峻,导致欧美股市汇市更加风雨飘摇,反而让新兴市场变成更可靠的避风港。


  记者注意到,在这种趋势下,近日新兴市场ETF也出现大额资金异常流入现象。比如上周二先锋基金(Vanguard)富时新兴市场ETF突然出现了一单500万份额申购买单,总买入资金高达2.11亿美元,属于ETF今年以来的最大单笔买单,数小时后,又有单笔5100美元的申购资金流入这只ETF。当天贝莱德(BlackRock)iShares MSCI新兴市场ETF也出现两笔约1.5亿美元的大额申购买单。


  FactSet最新数据显示,iShares Core MSCI Emerging Markets ETF成为今年以来最受欢迎的新兴市场投资ETF,资金流入规模累计超过50亿美元,还有三只新兴市场ETF跻身2019年新资金流入榜前11强。


  IIF最新评估显示,2月份新兴市场投资组合流入总计256亿美元,为连续第四个月净买入。


  在张刚看来,这些大额申购买单,很可能从欧美债市转入。究其原因,欧美央行大手笔宽松货币政策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令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去年12月的3.2%降至2.64%,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去年10月的0.58%降至过去两年以来最低点0.06%,因此不少大型资管机构不愿再“坐视”欧美债券投资回报率持续下滑拖累自身业绩表现,宁愿买入新兴市场债券博取相对高收益、低风险的投资回报。


  不过,他对新兴市场投资依然保持谨慎态度——只关注信用评级最高、收益率相对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债券与股市。究其原因,目前大量资金流向新兴市场的结果,表现在当地股市债市价格上涨,但尚未反映到实体经济好转,若海外资金流入额不足以弥补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高企、外贸赤字与财政赤字居高不下的结构性经济问题,只要经济发展稍有动荡迹象,海外资金又会闻风而逃,引发新的沽空狙击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