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CCP新闻
当前位置:
朱耿洲:刺激消费,ZF的钱还可以从哪里来?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夏天 | 发布时间: 2023-08-17 | 75 次浏览 | 分享到:

当前内需严重不足,经济复苏乏力,ZF也出台了各种各样的恢复和扩大消费的措施,试图刺激经济。

总是刺激经济,钱从哪里来呢?这都是老百姓大家共同要问的问题。

那钱究竟从哪里来呢?我们觉得,钱不外乎,首先要从ZF的钱搞清楚从哪里来,老百姓的钱从哪里来,银行的钱从哪里来,企业的钱从哪里来,从四个方面来,我们就可以全面的了解刺激消费的钱应该从哪里来。

我们上次已经给大家讲了,老百姓的钱应该从哪里来。今天我就给大家聊聊,ZF的钱,还可以从哪里来。后面银行的钱和企业的钱从哪里来,我们后面还会制作相应的视频,给大家来聊聊,感兴趣的朋友也是可以关注,全面了解。

大家也应该知道,刺激消费的ZF的钱,一般就是说通过增加 ZF 的财政开支,来刺激消费。而刺激消费的钱,他是可以通过财政的预算、税收,还有债务融资,还有印钞票等等方式,来筹措这些资金。ZF也可以通过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也可以通过降低民生的生活成本,来扩大他的消费能力等等。这些大家都是比较了解的。

但我们大家不禁要问:除此之外,ZF的钱还可以从哪里来呢?今天我们聊聊。

一、刺激消费,ZF的钱还可以从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中来。

大家应该关注到一个新闻,8月2号,黑龙江佳木斯有一个项目 4,221万元的资金,准备再造方舱医院。老百姓看到这个表示了质疑。而他们当地的规划部门讲,这个名义上是建隔离点,但实际上用途有可能是要改建做文旅、宾馆之类项目。但最主要是现在疫情之前这个项目就已经提交了,但现在经费已经下来了,不建不行啊!大家听到这个了吗?

大家也应该知道,在后疫情时代,方舱医院已经走入了历史,这个应该大家很清楚。

但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目前还在进行方舱医院招投标建设的还有像哈尔滨、云南的文山州、内蒙古的阿拉善盟,以及江西的上栗县等等,还在进行方舱医院设备的招标。有些省会包括吉林、河南、宁夏、江西等地都有还在进行招标。

大家知道吗,有些地方花巨资继续建方舱,还有些地方出钱在拆方舱。海南儋州市ZF 7月14号有个招标公告,他们准备拿出1,300万元来拆方舱医院。

对此,很多网友表示不解,说当时花大价钱建成的方舱医院,为什么不能另做他用,而且反而要花大价钱来拆除呢?而且有的网友质疑,花1,300多万元来拆除,14.5万方的方舱医院,但大部分建筑企业表示,只需要130万都可以完成,给他们干130万他都可以拆了。那这么高的价格是否存在利益的输送呢?而儋州市,实际已经是成为千万个要拆方舱医院中的一个了。

在今年的7月份,重庆市民应该知道,全国最大的方舱医院之一,叫寸滩方舱医院拆除。

这个医院就是在2022年11月18日才动工,记住这点啊,8个月前他就花费了数亿资金,动用了6,000多名施工工人,建成1.7万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建好之后 ,一人一天没有入住,

就花费巨资全部拆除了。

大家可以通过方舱医院的修建、拆除中暴露出的ZF公共资金使用,很明显具有随意性、粗放性,项目的拨款与资金使用也异常随意,存在着巨大的浪费。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对现行财政资金管理制度的质疑,是否所有的预算都必须被完全使用呢,甚至需要进行突击来花钱呢,而不去关心这笔预算是否有合理的使用和有效的产出呢?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财政资金使用,就可能存在严重的浪费和低效率问题了。

我们需要清楚,这些资金都是纳税人缴纳的,每一分钱都应该被合理有效使用,尤其是在当前各地财政普遍紧张的情况下。

所以说我们刺激消费,ZF的钱,还可以从提高ZF的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减少ZF资金的浪费中来。

二、刺激消费 ZF的钱还可以从减少形象工程 政绩工程中来。

2020年7月份,报道出一个贵州独山县,一个水司楼的一个新闻事件,大家应该记忆犹新。这个按照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贵州市的独山县,当时的县委书记,他罔顾这个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不到10个亿,盲目借了两个亿,来打造叫“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玻璃陶瓷建筑”等形象工程。

整个县,独山县的债务已经高达了400多亿,而且这些借来的钱,绝大部分的融资成本都超过了10%。这最后,这个县委书记应该是给免职了,好像是后面有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我没有去看。而这个水司楼项目,和湖北荆州市修建的叫“关公像”一起,都成为远近闻名的烂尾工程。

全国各地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到底耗费了ZF 多少资金,到底耗费了老百姓的多少血汗,我无从得知,或许也早已麻木了。

所以可以说,刺激消费 ZF的钱,还可以从多干民生的实事减少形象工程 、政绩工程中来。

三、刺激消费,ZF 的钱还可以从减少闲置低效中来。

我按照财政部门自身的报道,2023年8月10号,财政部河南监管局披露,基层财政资金闲置低效问题,亟待解决。

当前,一些基层单位在财政资金使用中依然存在不敢用、不会用、不想用等闲置低效问题,影响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而且这一现象较为普遍,问题也非常突出。

按2021年9月份国务院第八次全国大督查的检查报告中发现,除了乱收费以外,财政资金闲置低效的问题,也非常严重。

按当时通报,像2020年,天津市收到中央财政支持的叫住房租赁市场发放的补助资金

有20亿,到当时查的时候放了好久,仍然没有分配下去,20亿躺在那个账上睡觉。

而按照广东省2020年度的审计工作报告也显示,到2020年底,有6个市的保障性安居工程的资金闲置超过一年,涉及财政资金43亿,银行贷款2.87亿。

所以地方的财政资金闲置,跟前期的准备工作不扎实、预算的编制不够科学合理息息相关。这些可谓就叫做"低效财政"。

那"低效财政"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就是支出浪费。第二就是低效服务。也就ZF 的公共服务质量比较差,服务对象满意度低,ZF 部门之间沟通不畅协调不力,导致公共服务效率低下。第三就是财政不透明。ZF 财政信息公开程度不够,使用财政资金 缺乏透明度,存在着潜在的腐败问题。

当然,解决这一些问题,需要地方扎实做好前期的财政预算准备工作,做好项目的储备,

强化预算的管理,特别是要提高财政的精准性,要"加力提效"。

在2023年3月1号,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财政部长刘昆介绍今年的积极财政政策,要如何提高“加力提效”呢?

他说“加力”主要是要适度加大财政政策扩张的力度。加力点在2022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6.6万亿的基础上,今年将统筹财政收入、财政赤字、贴息等政策工具,适度扩大财政支出的规模。这个就是财政要加力加大财政支出规模。

“提效”就是要提升财政的政策效能。一方面要完善税收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要优化财政支出的结构,更好的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有效带动扩大全社会的投资促进投资。同时,财政资金、财政政策,要加强与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科技政策、社会政策的协调配合,形成一种政策的合力,提升推动经济运行的整体效果。

可以说,刺激消费 ZF 的钱,还可以从减少闲置低效方面多多做文章,从千方百计 “加力提效”中来。

四、ZF 的钱 还应该摆脱对基建投资的过度依赖上来。

受基建投资需求旺盛的影响,地方财政的支出压力是比较大的。

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是27.5万亿元,比去年增长了5.6%。其中交通、能源、水利、农业、信息等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占比比较高。同时为了稳定就业和保障民生,ZF 也加大了社会保障,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支出力度。

在过去,地方 ZF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对经济发展确实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同时,也有大量ZF的投资花在了,低效甚至无效的投资项目上,浪费巨大。很多城市建设项目,奢华气派但无用,很多城市楼盘仍然是空置。还有很多工业园区,投了巨额的资金在建,但仍然空在那里。

目前,基础设施在全国面上来讲,可以说已经是总体是已经超前,有效的投资空间就越来越少。如果再沿袭过去的思路,按过去的模式到处搞基建投资,来扩大 ZF 的投资的话,这个效率必然会越来越低,浪费也会越来越大,而且这种模式可能会越来越不可持续。

所以,今后的公共预算资金,应该重点解决在关键的民生问题上,不但要缓解老百姓的燃眉之急,而且还要能够启动消费的需求,拓展市场空间,拉动经济增长。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一句话,ZF 的钱还应花在刀刃上,投资应该在弥补民生服务的短板,和提高民生服务的效率上。

五、ZF 的钱还要从惩治腐败清算贪官中来。

最近医疗行业很多新闻,其中一个是讲广东中山市的一个医院的院长给抓了,这个医院院长一给抓,这个医院里面人均就医成本就降了1,400多元。

而且按照媒体披露,到8月6日,全国已经公开报道了医院的党委书记 院长给人抓了,

已经抓了176个,如果统计的准的话,可能还不止。

而且今年5月份,中纪委监委的一篇文章,说云南省普洱市一个人民医院,进口了一台设备,进口价是1,500万,叫直线加速器,这个医院 就以3,520万元买进来,其中这个杨院长一个人,就敢拿了1,600万的回扣。

诸位,这个贪婪的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这是医疗行业 。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今年7月4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叫“反腐半年报”中,

今年上半年 就一共打了24只老虎,查处超过了340多名厅局级干部。

而且,2023年,法院对73岁的李文喜,这个就是贪污受贿 高达5.46亿元作出判决。

李文喜,好像判了死刑,而且缓刑两年执行,这个是一个退下来的政协主席。

而且呢,今年的8月4号,内蒙古的反腐第一案,呼和浩特市的一个工委书记叫李建平,

贪污了14亿,受贿了5亿,涉案金额超30亿。

而且按照相关的报道,2023年以来,已经被查实的,涉案金额超过亿的腐败官员,

就超过了20多个。

而且 按照新华网报道,7月份,贵州市纪委监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仅仅贵州省纪检监察部门加大的追赃挽回的损失,今年上半年就给国家挽回了12.4亿元的损失。

大家知道,贪官的每一分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加大追赃的力度,把钱从贪官那里 清算 掏回来。

 、ZF 的钱还可以从精简机构中"挤"出来。

今年两会,国务院正式提交了机构改革的议案,其中明确指出中央机关各部门,编制人员一律按5%的比例进行精简。

大家应该知道,全国大概有750万的公务员,如果统一按这个比例来精简,那大概有37.5万名公务员,就面临要精简下来,公务员的铁饭碗将被打破。

这个消息公布后呢,也是引起了全国的热议。

对此 很多网友都认为精简还是不够。

我相信,其实这只是个开始,面对中央这样做,只是起到一个好的带头作用。而且人员过于臃肿,其实不在中央,而在地方,尤其是一些财政的小县城,在有些1万多人口的小县里,就有2,000多个吃财政饭的。

我们相信,ZF 精简机构的目的,不外乎有两个,第一是提高运行效率,管理更加顺畅。第二是减轻财政负担。

社会的体制运行,随着社会的发展总会出现不适应,机构改革是必然,所以本届人大会提出的机构改革方案,因势利导,顺应社会变革,勇于担当。这样的举措,利国利民。

因此说精简机构,ZF过紧日子,老百姓过好日子,我们将拭目以待。也期待 ZF 能够把更多的钱,从精简机构中“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