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CCP新闻
当前位置:
贸易形势缓和令人民币汇率突破6.85 海外机构大幅调高均衡估值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陈植 | 发布时间: 2019-07-02 | 89 次浏览 | 分享到:

  中美贸易局势有所好转,令人民币汇率再拾涨势。


  截至7月1日19时30分,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HY)触及6.8427,较前一个交易日大涨241个基点,盘中一度触及5月13日以来的最高值6.8286;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触及6.8383,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465个基点,盘中同样触及5月中旬以来最高值6.8116。“贸易谈判重启,且美方暂不加征关税,正令人民币空头迅速止损离场。”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透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处了解到,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好转后,他们纷纷将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区间调整至6.8-6.85之间,较上周调高了约400个基点,由此触发他们迅速止损结清大量行权价格在6.85-6.93的人民币沽空期权与远期掉期交易合约。


  “如今华尔街多数投资机构对人民币的态度骤然改变——随着美联储7月降息预期升温令美元指数下跌压力犹存,加之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好转,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还将因空头回补潮涌而保持上涨。”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透露,但在一个月前,他们仍在积极押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令人民币汇率短期内破7。


  在他看来,随着中美贸易摩擦有所好转,当前压制人民币汇率反弹的最后一个“不确定性”正在消散,令人民币汇率在下半年将保持企稳反弹与双向波动趋势。


  “另一个积极的信号,是近期华尔街几乎没有投资机构还在讨论人民币汇率年内破7。”这位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逢高购汇盘难阻汇率涨势


  受中美贸易局势有所好转影响,7月1日开盘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均跳空高开逾200个基点。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这背后,是不少银行与基金认为当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仅上涨31个基点(至6.8716),未能充分体现中美贸易摩擦好转的利好效应。


  不过,这也吸引获利了结盘与逢高购汇盘潮起,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一度冲高回落逾100个基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企业认为在中美贸易谈判尚未形成实质性共识前,6.84是一个不错的逢高购汇价格,因此加大了购汇力度锁定未来的汇兑成本,令人民币汇率波幅骤增。


  “其中不排除一些对冲基金适时削减人民币多头头寸获利了结。”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毕竟,这些对冲基金在6.90-6.92区间开始抄底人民币,如今已收获逾600个基点(约1.2%涨幅)的浮盈,鉴于他们在人民币汇率的杠杆投资倍数平均达到4-6倍,因此4.8%-7.2%的实际投资回报,足以令他们见好就收。


  所幸的是,获利了结盘与逢高购汇盘接踵而至,并未遏制人民币汇率涨势——随着越来越多投资机构纷纷加仓人民币多头,7月1日午后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触及5月13日以来高点6.8286。


  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这主要归功于7月1日离岸人民币汇率多次“反超”境内在岸人民币汇率(即离岸汇率高于在岸汇率),凸显海外投资机构看涨人民币的热情正超过境内投资机构,一举扭转了人民币贬值预期,激发了大量投资机构通过空头回补,变相加仓人民币多头头寸。


  一位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交易主管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其间不少对冲基金将人民币净空头头寸压缩至基金总资产的1%以内,几乎达到这项投资策略的最低持仓区间。


  “在美联储7月降息预期升温与中美贸易摩擦缓解的双重利好效应下,现在不再是沽空人民币获利的最佳时机。”他直言。在他看来,随着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将人民币净空头头寸压缩至“最低持仓区间”,预示着5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所引发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正偃旗息鼓。


  汇率估值新博弈


  在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7月1日人民币汇率高开跳涨的另一个驱动力,是众多海外投资机构正趁着中美贸易局势有所好转,纷纷调高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区间。


  一位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亚太区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内部已将人民币汇率均衡汇率波动区间设定在6.75-6.8,几乎回到了5月初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前的水准。


  “尽管中美贸易谈判尚未取得实质性共识,但我们内部宏观研究团队认为,在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环境下,中美双方都不愿打响贸易战,令自身经济成长基本面受损。”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将人民币汇率大幅调高至6.75-6.8,似乎有点“冒险”——一旦中美贸易谈判再度出现“反复”,可能会导致基金投资策略遭遇亏损。


  “目前我们采取相对谨慎的估值策略,即将人民币汇率调高至6.8-6.85之间,相应的远期掉期交易与期权投资策略也围绕这个点位开展,避免中美贸易谈判出现反复引发紧急调仓亏损状况出现。”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不少对冲基金之所以大幅调高人民币汇率,其实在打着套利投资的算盘——在当前美元指数下跌压力加大,且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好转的环境下,这些机构正在押注人民币汇率很可能像2017年般,上演触底大幅反弹的行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激进的对冲基金正在买入6个月期,执行价格在6.6-6.65之间的离岸远期人民币看涨期权与掉期交易合约,以此押注年内美联储率先降息2-3次,将令人民币汇率重获大幅上涨动能。


  Sam Laughlin直言,这也是离岸人民币汇率在7月1日多个交易时段高于境内在岸人民币汇率的一大重要原因。


  “它对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忽视。5月中美贸易局势紧张以来,离岸人民币一直没能反超境内在岸人民币,导致整个汇率深受离岸汇率下跌压力影响。”他指出,如今离岸汇率重新高于在岸汇率,表明人民币汇率下跌预期正在迅速消散,新一轮押注汇率反弹的动能正在快速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