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融资策划和资本运作资讯及案例
当前位置:
近18个月股价蒸发近400亿,首控集团股价坐上“过山车”
来源:财华社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 2019-12-02 | 31 次浏览 | 分享到:

前言:
  
  暴跌又暴涨,接着被打回原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场游戏里倾家荡产!
  
  11月27日,首控集团(01269-HK)股价“闪崩”。截至27日收盘,股价跌为0.45港元/股,市值仅剩下22.6亿港元,蒸发了75.27%。同期下跌的还有成实外教育(01565-HK),盘中股价一度下跌78%。
  
  有意思的是,28日开盘后,首控集团随即大涨,盘中最高涨幅超过108%。不过,随着首控集团发布澄清公告,股价开始回落,最终以0.465港元/股收盘,微张3.33%。
  
  百亿市值的股票瞬间就被击破,70多亿港元说没就没……资本市场的大起大落令人咋舌,作为这场“闹剧”的主角,首控集团为何会让股价坐上“过山车”?而首控集团的股价究竟是值百亿,还是只有现在的20多亿港元?


  
  首控集团持股成实外教育和雅高控股
  
  在首控集团27日“闪崩”之前,11月21日,雅高控股(00496-HK)同样出现闪崩,下跌幅度甚至比首控集团还要大。截至21日停牌,雅高控股由前一交易日收盘时的14.8港元/股跌至21日停牌时的0.305港元/股,跌幅达97.94%,市值瞬间蒸发近450亿港元。
  
  有意思的是,在雅高控股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首控集团持有雅高控股4.58%的股权。而且,首控集团与雅高控股均被纳入MSCI香港指数。
  
  更加巧合的是,2018年5月,首控集团被纳入MSCI指数。而在随后的2018年6月,首控集团股价出现惨跌;2019年11月8日,雅高控股获纳入MSCI指数,不到半个月,雅高控股同样出现惨跌。
  
  这种现象属于比较常见的“炒纳入”,就是一旦符合指数的股票被纳入,借着市场看高的情绪把市值炒高,等待接盘资金进场,随后便出现“闪崩”,用较低的价格回收。这种现象在港交所较为常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仙股”。
  
  “仙股”的一大特征就是企业实体经营上并无较为出色的成绩,营收和净利润都呈现出不同幅度的下滑,而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却截然相反,通常是企业股价连续攀升。
  
  以雅高控股为例,根据企业财报披露,雅高控股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仅为4795万元,同比下滑51%;同期,雅高控股净亏损约2902.7万元。而在2018年同期,雅高控股亏损更高,为4103.9万元。
  
  即便这种情况下,雅高控股的股价自年初的不足0.5港元/股,一路上涨到2019年9月中旬的近9.5港元/股。随后在9月23日、11月21日接连两日出现“闪崩”。

  
  与之相对比,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首控集团持股12.4%的成实外教育要好得多。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总收入为7.54亿元,同比增加27.7%;母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为2.36亿元,同比增加11.1%。且近年来企业业绩非常稳定,保持平稳增长态势。
  
  如此坚实的业绩表现,让成实外教育与雅高控股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截然不同。在11月27日股价出现较快下跌之后,成实外教育股价很快得到恢复,出现深V型变动态势。这表明,投资者对于成实外教育的市场认可度还是非常高的。
  
  近18个月丢掉400个亿,首控集团为业绩买单
  
  与雅高控股相类似,首控集团的业绩表现同样非常糟糕。
  
  2019年上半年,首控集团实现总营收约为6.47亿元,较2018年同期减少了36.32%,其中集团上半年亏损约为1.90亿元。而与雅高控股如出一辙,2018年上半年,首控集团同样出现巨额亏损,期内亏损约为3.1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账上可使用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仅剩下4.38亿元,企业在2019年上半年融资净额约为-3.68亿元。而同期,企业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约为13.53亿元,首控集团的资金链状况非常紧张。
  
  从企业的业务以及发展历程来看,首控集团走到如今的状况可谓“理所应该”。
  
  首控集团本是一家主要从事研发、设计、制造以及销售汽车减表器业务的投资控股公司。2014年,企业开始涉足金融服务业务,主要提供上市保荐、承销配售、证券交易等服务。而在首控集团官网的企业介绍上,将自身定义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
  
  2016年,首控集团又开始涉足教育投资业务。同年,首控集团实现净利润1.88亿元。不过,在转向教育投资业务后,首控集团在教育领域的投资近乎疯狂。据统计,仅在2016-2017年期间,先后投资了11家教育标的,耗资高达37亿元。
  
  但大笔的投资却并未换来业绩的进步,自2015年以来,除了2016年外,首控集团可谓连年亏损。分析其中原因,企业频繁转换业务领域,无法在某一固定业务上形成稳定且持续的盈利空间,更不要说具备较强的行业竞争力。

  
  这样的业绩表现下,首控集团在资本市场上也由2018年5月每股价格近8港元,总市值超400亿港元一路下跌。其中,2018年6月、2019年11月的两次闪崩,更是直接让首控集团跌成“仙股”。而在这18个月里,首控集团市值几乎缩水400亿港元。
  
  不难看出,频繁地变更主体业务,大手笔地业务布局,让首控集团在“一阵喧嚣”后陷入资金链紧张的窘况。对于首控集团而言,眼下的困局更像是为自身这些年来的业务布局买单。
  
  首控集团,已经是很难回头
  
  考量当下的宏观经济环境,首控集团的业绩很难在短期内恢复。
  
  受限于当下的车市“寒冬”,首控集团汽车零部件业务很难在短期内有所起色。2019年上半年,首控集团销售货物营收仅为4.06亿元,较2018年同期缩水了一半还要多。考虑到汽车市场难以在短期内好转,首控集团汽车零部件业务2020年或将持续低迷。
  
  同期,在金融服务业务端,尽管营收出现增长,但是考虑到服务收入在企业总收入中占比仅为33.59%,对于企业整体营收的改变并不大。而2019年上半年,首控集团提供服务收益约为2.1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约32%。
  
  与之相比,2019年上半年,金融服务业务、教育运营业务的成本呈现快速上涨趋势。其中,教育运营业务服务成本由2018年上半年的7750万元上涨到2019年同期的1.266亿,同比增加了63.4%,远高于服务业务收入增长速度。


  透过这些数据来分析,首控集团在新业务拓展上仍然比较低效。对于首控集团而言,快速增长的成本投入必然会进一步拉紧企业的资金链。
  
  其实,首控集团的问题并非特例。随着宏观经济环境收紧,企业要么转型发展方式,要么进行业务拓展。这其中,首控集团选择了业务拓展,只不过,首控集团业务拓展有些过于频繁,摊子铺的过大,以至于集团整体发展都陷入窘境。
  
  结语:
  
  转型也好、业务创新也好,归根结底都是企业“换个活法”。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企业会成长壮大,也有一些企业会被淘汰。对于企业而言,变革之中选择正确的发展方式,绝不应该率性而为,更不应该在新业务没有站稳之前各种大手笔的投入。
  
  不管是不是“仙股”,首控集团眼下的财务表现无论如何是撑不起百亿市值的。这也为所有的上市企业提了个醒:资本市场的表现终究还是要靠实体业务来支撑,做好实体业务是根本,只有扎扎实实的做企业才会有满意的市场表现。